真实案例

广州侦探

广州侦探,马朝阳又给杜旭刚打电话,电话里爽朗地笑着说:“刚子,走,今天陪我钓鱼去。”杜旭刚看了一眼忙碌的赵小娜,嗯嗯啊啊地应着挂了电话。仿佛早有预感,赵小娜一回身,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地问:“是马朝阳吧。”杜旭刚嗯嗯啊啊,说:“他约我钓鱼。”赵小娜哼了一声,说:“还开咱家的车?这几次了,他也不是没有车,你说就凭你们两个钓那点儿小鱼,都不够油钱的,再说了,你那车一上路,都不把油当回事。”杜旭刚不敢接赵小娜的话。年初心血来潮,购入了这台大越野后他就后悔了,这车看起来是大气,又衬他一米八五的身高,轰隆隆地在小县城很是拉风,可虚荣心满足过后,他就被无边的油耗拉入了无尽的烦恼中。

太费油了,大油箱一加满,可不是个小数目。后来,这车被马朝阳盯上了。是啊,宽大,坐起来舒服,后排还可以放倒,简直就是张双人床。所以,这张床才是玄妙之处,钓鱼只是托词而已。马朝阳在县城几个大工程处管着监理,杜旭刚在其中一个工程那里有自己的小投入,加上两个人又是发小关系,利益加情感,马朝阳把杜旭刚当成了知心好友。知心好友就是啥事不瞒他,尤其是女人这一方面马朝阳常撩骚不同的女人,但在小县城一碰头就是熟人,不敢开房,去外地又麻烦。于是,就只能尽情在野战上下功夫。杜旭刚的大越野,就是绝佳野战场。

这种事儿第一次发生时,杜旭刚不爽了好久。那个女人他认识,好像是赵小娜那一届的同学的妹妹,长得挺漂亮,据说在外地,这次回来偶然间认识了马朝阳。那天杜旭刚开车,一上车马朝阳就和那个女人在后排座开始预热,亲咂揉摸,各种声音。杜旭刚心里一边骂着无耻,一边无耻地把车开到了城外的树林,这里人少幽静。他下了车,说要到旁边的厂子里办点儿事,可能时间要一个小时左右,如果到时候不来,让马朝阳打电话。虽然是两个男人商量好的事儿,马朝阳还是挥挥手装模做样地说:“你快点儿回来,一会还有事儿。”能有啥事,不就是把后座放倒这件事嘛。杜旭刚下了车,转到附近墙后抽烟,时不时往车那儿瞄上一眼。车子已经开始微震了,他烦,踢小石头,踢树,狠狠地抽烟。这感觉就跟自家的床让别的男人睡了一样。

刚刚提车后,他跟赵小娜情不自禁,在车里也做过一次,但体验并不好,赵小娜甚至笑了场,说她是第一次在车里,开车这词儿原来是这么来的啊。

虽说体验感不好,但毕竟是自家的东西,眼瞅着自家的东西让别人征用,他心里当然不是滋味儿。一个小时后,他装模做样回来时,两个人已经完事儿,女的头发散乱,脸色红润。马朝阳神态满足,气定神闲地埋怨他回来得这么晚。一切都这么虚伪且自然。此后,钓鱼就成了两个人的专有暗号,马朝阳一说钓鱼,杜旭刚就知道怎么回事儿。这事儿说起来有点儿屈辱,可杜旭刚没少从马朝阳那里拿好处。马朝阳利用手里的小权,给他又拿了几处装修的活儿,于是,屈辱着屈辱着,就慢慢习以为常了。他总以为打野战不过是兴致到来,尝个鲜儿,没想到马朝阳对这事儿越来越有兴致,越来越上心。他带杜旭刚喝酒,打着酒嗝给杜旭刚描绘这事儿的好处:“刚子你不知道,外面景色连绵,里面美色无边,你又害怕别人看到,又还得享用软玉温香,紧张又爽的感觉,啧啧。”那啧啧两声,似是吃过大肘子之后的满足感。

马朝阳是满足了,杜旭刚却总觉得缺点儿什么,好像还不止缺一点,应该很多点。比如说他去过马朝阳家里,马妻是一个很贤惠的女人,为人也热情周到,常给杜旭刚说:“朝阳这个人有点儿傲气,平时得罪人也多,你替我提醒着点儿。”要么就是说:“你是他兄弟,带弟妹常来家里走走,听说弟妹人很会穿衣打扮,我也学学。”亲切的家常话,让杜旭刚有些发毛,有些内疚。杜旭刚想,如果马朝阳那一幕幕,让眼前这个女人看到了,她会不会气晕过去?他还听说,马朝阳之所以能拿下这个工作,全仰仗老丈人的权力,可这位老丈人不会知道,马朝阳在一转身,就能在他的大越野上展演各种野战本领。

人在暗处是最不堪的,马朝阳的暗处他知道,因为马朝阳不把他当外人。这事儿也有点儿恶心。广州侦探,出了点儿小事。一个和马朝阳长年厮混的女人养了一条狗,可女人要临时借调到外地,带着不方便,让马朝阳帮忙养一阵子。女人指定这狗要吃哪种狗粮,每天早上晚上一定要遛,还要定期服药等等。马朝阳嫌麻烦,再加上对猫狗什么的都不喜欢,于是,一转手把这任务交给了杜旭刚。凭空多出一条狗,又这么麻烦,赵小娜不乐意了。杜旭刚开始还说是朋友寄养的,后来实在禁不住赵小娜闹就说了实话,不过他只说是马朝阳的狗,并没说女人。这段时间马朝阳确实给了杜旭刚不少活儿,关于两个人钓鱼开车的问题,赵小娜已不再提。杜旭刚明白,此时提马朝阳,确实能当挡箭牌。

果然,赵小娜不吱声了,拿人手软,吃人嘴短,在她这里也适用。可狗照顾起来确实麻烦,狗粮狗药什么的不说,天天早晚遛一遍,就让人受不了。更要命的还不是这个,而是有一次,这二哈不知发了什么疯,把楼下一个小孩子给咬了。孩子的家长不依不饶,送医院打了疫苗还要住院,住院了还要赔偿,一时间鸡飞狗跳。马朝阳再有恩情,这事儿也不能闷着,但杜旭刚磨不开这个脸儿,赵小娜直接找了马朝阳。两个人怎么商量的不知道,只知道赵小娜那天回来后,脸上有喜色,她对杜旭刚说,事情解决了,这事儿后续不用他管了。杜旭刚还觉得十分不好意思,想想,他与马朝阳是无话不谈的好兄弟啊,可这么一整,是不是有点儿生份了?马朝阳很久没用杜旭刚的大越野了,他心里竟然有点儿装不下。

是不是上次那件事儿显生份了,什么自己不好意思说,让赵小娜去说,这样一来真的显得人心隔肚皮,兄弟之间有隔阂了。从以前的慢慢习惯当大越野战地司机,到后来的沉默忍耐,再到后来的视若无睹,再到如今的忐忑难安,杜旭刚觉得,自己是真贱,他甚至盼望着马朝阳有朝一日打电话过来,爽朗地笑着说:“走,钓鱼去啊。”那样他就可以开着轰隆隆的战地车,带着马朝阳和他的战利品,一起走向某个野外美景。他下车抽烟办事看美景,马朝阳在车上大战三百回合。想着觉得有些无耻,可却又盼着这一天到来。但这一天没到来,到来的是另一个把他打懵的消息。赵小娜和马朝阳好上了。对,好上了。那次,好久没联系的马朝阳联系了他,说有个活儿要给他,看能不能做,晚上请人吃个饭。杜旭刚乐得屁颠颠地同意了。晚上吃饭时,马朝阳去卫生间,手机落在了饭桌上。赵小娜的语音电话打过来了,正好被杜旭刚看到。

这次出来吃饭,他没给赵小娜说和马朝阳一起,再说他的手机好好的又不是找不到他,为什么打马朝阳的电话。出于好奇,他接过了。里面是赵小娜绵软甜美的声音:你在哪儿呢?不喊称呼,没有距离,一听,就有故事。杜旭刚的第一念头就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有拿刀劈了马朝阳的冲动。他终于装不住了,借着酒劲儿问马朝阳:“刚刚我媳妇给你打电话,为啥不找我找你?”半是玩笑半是认真地问。马朝阳愣了愣,显然不知道刚刚的语音电话。杜旭刚一拍桌子,声音加了力度:“我女朋友刚刚给你打电话了!语音,直接问你在哪儿!”马朝阳哦了一声,眉头皱了皱,问:“你们结婚了吗?”这反问,让杜旭刚一愣,是没结婚,同居一年,也没说结婚。马朝阳看他愣了,一摊手,说:“那不就结了,她现在有自由选择的权力。”

杜旭刚没想到马朝阳这么无耻,能说出这样的话,亏得他们还是发小关系,亏得前段时间还这样铁,亏得……还有什么亏得可言,他就是最亏的那一个。俩人当场就打起来了,场面一片混乱。马朝阳打不过身高马大的杜旭刚,打急了口不择言:“你他妈的以为你是谁,你就是老子的狗,老子从小就看不起你,还把自己当人了!”杜旭刚操起酒瓶子扔了过去,没砸到马朝阳,酒瓶子砸在了地上,一声巨响,把他心里的种种不甘的隐忍、无耻的沉默、潜藏的龌龊、讨好的自卑,都给炸了出来。如炸了化粪池一般。老子以为是好友,你却把我当成狗。就算老子认为自己是狗,也不能让你当众说成狗。杜旭刚委屈,愤怒,操起第二个瓶子扔了过去。马朝阳再次躲过,指着他的鼻子,猖狂地说:“就你?跟在老子身后讨个食吃,你能把老子怎么样?”杜旭刚咬咬牙,想,反正豁出去了,既然都不要脸,那大家就都别要。

老丈人的威力可不能小瞧,马朝阳很快下了岗,被发配到不知哪个荒远工地上去了。他万万没想到,杜旭刚这个看似听话的走狗会留了这一手,每次都开着行车记录仪,关键这货的行车记录仪还是两面记录的,车里车外都录。可能故意为之,可能无意为之,这些都不重要了,关键是这货记录了那些大战精彩,还存在了电脑上。是想欣赏还是留下证据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他的那些视频全部推送在了老婆面前。一向贤惠的老婆表现出了足够的杀气,让他收拾东西滚蛋。没有一点儿商量的余地。老婆的判断也很经典,如果仅和一个女人就罢了,算是出轨。和多个女人,就属于道德败坏了。还好没有孩子,有孩子也被教坏。

这个时候,马朝阳才发现,之前自己的那些权力算个屁,广州侦探全不值一提。这事儿传得沸沸扬扬,他在业界一下子臭了,那些以前捧他的人,捧得有多高,现在踩他就踩得多狠。他说杜旭刚是狗,可是他现在狗都不如。马朝阳恨杜旭刚毁了这一切,却不知道,那边杜旭刚,过得也并不好。赵小娜知道他找马朝阳闹的事儿后,便和杜旭刚大吵了一架,说自己和马朝阳是清白的,杜旭刚冤枉了她。清白的意思,无非就是两个人只撩了骚,还没上床。撩骚就不贱吗?杜旭刚愤愤地想。而且到底是不是仅止如此,杜旭刚一直没搞清楚。

不过不重要了。赵小娜后来知道了他当狗的事儿,一句话也不说就离开了。走时还狠狠地吐了他一脸唾沫。她可以犯贱,他不能。不过,人走了,那条寄养的狗留下了。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广州及时雨私家侦探(广州本地私家侦探公司)

微信:131-2869-2803

电话:131-2869-2803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

广州出轨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