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案例

广州请侦探|借钱打胎的第三者(下)

广州请侦探|借钱打胎的第三者(下)过了好一会,许宁说:“那你为啥不生下来,我爸有钱,他肯定很高兴。 李瑶抿了抿嘴说:“不是你说的么,你妈不会离婚的,那我生个野种有啥意思?一辈子都见不得光,你就当我还要点脸皮吧! ”许宁本来还想问,既然这么有廉耻心,那为啥又跟她爸不清不楚?可李瑶的悲伤又脆弱的脸色让她问不下去。 最后,许宁去取钱了,她零花钱很多,她问李瑶要多少。她说三千。 这个数字让许宁愣了一下,她以为李瑶会开口要很多。 李瑶有些讽刺地说:“打个胎够了。 ”许宁多给了她一千,她说:“那啥,电视里说这个很伤身,你……买点好的吃。 ”她会这么做,一是不想闹到她妈跟前去,二是,她讨厌李瑶的不检点,可那事儿吧,她爸也有问题,但为人子女,她不好去谴责她爸,就当是花钱买点心安,何况,钱也不多,能让这事儿赶紧过去了最好。 后来,许宁就没见过李瑶了,她爸也再没提。广州请侦探两年后,她爸经营失败,欠了一屁股债后从天台上跳下来,家里的一切全抵债了,她的好日子就这么结束了,她妈崩溃了一阵子,累得她差点毕不了业。 她早没了混吃等死的资本,本该好好努力工作,但遇见李瑶后,她心里有股微妙的情绪在蔓延,她以前讨厌的,鄙视的,同情的人竟然混得比她好,这种落差让她有了扭曲感,所以,她故意使小动作试探李瑶,为难她。广州请侦探如今大家都撕破了脸,她才回过神来,不得不面对残酷的现实。 许宁认真去跑业务了,她认识了个石老板,有意向跟她签合同,但为人比较麻烦,经常喊她吃饭啥的,还让她喝酒,她不喜欢那种模式,但看在钱的份上,她都忍了。 那天李瑶把她叫过去,问她是不是在接触石老板。她说是。 李瑶说换个人吧。然后给了她一些新名单。 许宁本来不是非做成石老板的单不可,但她被李瑶的态度刺激了,是看不起她的本事,还是想随意拿捏她?她固执地说:“石老板那单钱多,做成了我就把上回的失误补回来了。 ”
那天,石老板又约许宁吃饭,吃完说自己过生日,他老婆孩子都在外地,有点孤单,要是许小姐不介意,帮他一起过。 许宁还能说啥?只能陪着笑说是她的荣幸。 石老板很豪爽地说,他过高兴了,合同不是问题,他还可以加单。 有了这么一句话,许宁觉得花时间陪陪也值得。 石老板借着他生日,一直让许宁喝酒,说不喝就是不给他面子,其他人起哄说寿星最大,许宁不记得喝了多少,她觉得不对劲,但气氛在那儿,她喊不了停。 
后来,石老板趁机把手搭在她腿上了,酒精本来就让她脑子嗡嗡的,她下意识站起来踉踉跄跄跑到厕所用冷水狠狠拍打着脸。 她在厕所呆了好一会,刚好同事发信息过来,她顺嘴就说自己被灌酒了。没一会,石老板在外头喊,她只用力捏捏脸让自己清醒点走出去。广州请侦探过了大概二十来分钟,李瑶竟然带着几个男同事过来了,一进来就笑着说:“石老板过生日怎么也不说一声,太见外了吧,是不是看不起我们这些人的礼物啊! ”
接着就闹轰轰地喝开了,那几个男同事都是好酒量,直接把石老板喝趴下了。广州请侦探回去的时候许宁才知道,同事把她的事儿告诉了李瑶,她就带人过来了。 最后许宁和李瑶同路回家,她知道李瑶特地帮她解了围,但又不想认输,就结巴着声音说:“你干嘛来添乱,我本来要签成了! ”李瑶没喝多少,她眼神清亮亮的,呵了一声说:“那个姓石的啥德性你没打听过吗?做生意是不错,但最爱占女人的便宜,今天我要是不来,明天有你哭的! ”许宁嘟嚷了两声,她趴在窗户上吹了一会冷风,突然开口说:“你不是看不惯我么,为啥要来?我哭不哭也不关你的事儿吧! ”她以为李瑶会刺她几句,就像之前她用一个老赖之女就把她打击得溃不成军。 
但她没有,过了好一会李瑶才说:“我没有看不惯你。 ”相反,她其实欠着,或者说,感激许宁。当年,李瑶跑去许宁家那一遭,让她以为自己怀了她爸的孩子。 其实并不是的,当然,她跟许宁爸确实也不清白,那时候她爸欠了人钱,那些人逼上门来了,她妈差点要自杀,而许宁爸就用钱诱惑了她,她没忍住,上钩了。 而那个时候,她有男朋友。 孩子也是男友的,但他知道了自己跟许宁爸的事儿,大为愤怒,扔下她跑了,还把钱也卷跑了,所以她崩溃了。 李瑶怨她爸欠钱,怨她妈软弱无能,也怨男友不是个东西,可爸妈她恨不动了,男友跑了,她就想起恨许宁爸来了。 要是他不用金钱去诱惑她,那么男友也不会发现,就不会抛弃她了,所以,是许宁爸的错! 人在落难的时候总要找很多理由证明不是自己的原因把一切搞得乱七八糟的。 
那天,李瑶是憋着一股气跑去许宁家的,结果没联系到她爸,她心里的那股气就像被针扎了一下,泄了。 说起来,她自己经不起诱惑又怎么能把锅全推到别人头上?至于让许宁误会,她承认自己有点报复心,让她看看自己的亲爹有多渣。 后来,就是为了骗许宁的钱了,她不可能留下孩子,但身上又没钱,她知道许宁爸妈都宠她,零花钱肯定不少,唬一下就能解决自己的麻烦,也亏得许宁单纯没见过世面,没发现其中的破绽。 广州请侦探,李瑶是觉得许宁爸诱惑过她,许宁妈打过她骂过她,这俩都欠着她的,她从他们女儿那里讨一点回来就当扯平了。广州请侦探可,许宁多给了她一千块钱,让她买点好吃的养养身体。 自己对于许宁来说,应该是一个非常无耻的勾引有妇之夫的贱人吧?但那时候,她仍然会关心自己的身体,这对当时的李瑶来说,是非常难得的一句暖话。 那句话算不上她的精神支柱,但对陷入崩溃的她来说,确实像一根救命稻草一样,让她知道,不是所有人都那么糟糕,也正是那一点点善意让她慢慢振作起来,一直走到今天。 这也是为啥李瑶会有意无意地纵容许宁,但出了篓子之后,她意识到不能再那样下去了,所以才会硬起心肠把人赶去跑业务,她得学会成长。 
谁知道许宁偏偏去招惹那个石老板还不听劝,幸好知道跟同事说,她才能赶过来解围。 许宁这才知道当初她爸没让人怀孕,但她爸那人……算了,逝者已矣,都过去了。 上楼前,她慢吞吞地转过身,对李瑶说:“今天……谢谢你。”李瑶挥挥手让她快上去,说:“其实,我也欠你一句对不起,以前骗了你。广州请侦探”呵,许宁笑了一下,算了,不重要了。她摇摇晃晃地上了楼,突然回头看了一眼李瑶,她走得很快,但腰背挺得很直,她一定花了很多工夫才变成这样吧。 无论是走姿,还是心性。 许宁心里很复杂,隐约还有些佩服。
广州请侦探
 
广州出轨调查